点击下列地址立刻进入dxhk013

Click on the small domain, immediately send you a big surprise.


请进入我们最新域名:地址1

  见到暗金令牌后,祈自海也傻了。

君夜魇点点头,走至白傲雪身边,伸出修长的手,将白傲雪的斗笠轻轻取下。

  他眯起眼睛说道,“刘牧星,一千魂币已经不少,我劝你见好就收,别给自己找麻烦。”

  可是,真正让他惊讶的还是祈自海,在这位警备队长巧鼓舌簧的辩解下,警备队已经把自身的责任摘的干干净净。

  他掏出一张黑色包月卡递给木瓦。

而木棉文熙三人一听,也知道白傲雪的意思,她们一直这般喊,是因为喊得习惯了,所以王爷与小姐都不在乎,就连王爷的手下也觉得正常,可是听到外人耳中,这样的称呼就变了味。

  “我反对!”祈自海愤怒地大叫,“这是用钱收买证人,根本无效!”

“紫曦知道了。如此,紫曦便先告退了。”女子轻轻吸气,再次抬头时,眼中只是闪烁着莹莹泪花,完没有了低垂着眸时的模样。

“对了。如若你们想要逃跑,或许鱼死网破,那就算了。因为我的男人...一根手指就能将你们一个一个拧死。”白傲雪好似心情大好一般,再次补充道。

  目送他们走远,刘牧星发动樊笼,将店内所有人连在一起,然后直接使用影遁,来到中央神殿的地牢中。

  “什么物品?”有性急的人问道。

白傲雪看着红袖看向自己与君夜魇之间,暧昧的目光,还有文熙好奇的眼神,心中便已经了然。

君夜魇看着白傲雪这般模样,心神一瞬间的恍惚。

而君夜魇感觉到了白傲雪的僵硬,唇角轻轻勾起。

  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,这次被他威胁的男人竟然露出忍俊不禁的笑意。

尽管他的陪伴是短暂的、惨烈的。却也是最让君夜魇这辈子都不能忘怀的。

  接着,冯眉又把刘牧星拉进幻境,显然冯眉所说的“重要事情”很隐密,并不想被外人知晓。

白傲雪与君夜魇洗漱好之后,刚刚出门,便遇上了来敲门的木棉红袖三人。

“既然敢跟来,想必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吧。”君夜魇单手掐住一个男子的脖劲,将人提起。

  看到这一幕,刘牧星顿时睁大眼睛,在决斗前被他放在演武场外的小花也惊讶地张大了嘴——原来,这个世界上,并不只有小花会隐身呐。

“哟...三个小娘子睡的可真沉,细皮嫩肉的,带回寨子里给老子做压寨夫人正好啊!”一阵粗狂的男声响起,赫然是孔维的声音。

  刘牧星连声答应,心里却暗自吐槽:不管我选哪辆,它最终都是“又便宜、又省钱、又安全”。

  这个时候,第一个跟班也从地上爬起来。看见自家少爷受辱,他顾不得拍打身上的灰尘,举着短棒也加入围攻。

  言外之意很明显:你别光处理自己的属下,还有罪魁祸首在这里呢。

  后来,囚徒星的航空基地被黑风暴摧毁,它便由公产转为私产,被赠送到某位长老的名下,如今更被拿出来当作换取启智石的筹码。

  说完,匕首男咬牙切齿地拿着匕首,朝刘牧星恶狠狠地扎过来。

毕竟这样的时代,女子根本就没有一丝地位可言,男人三妻四妾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,而君夜魇这样的王公贵族,不管容貌与否,也是众多女子争抢的对象。

当然除了被君夜魇吻过的那几次。

而走远的白傲雪却没有听到。

“她们?”祁连歌当然听出了祁慕鸢话语中的意思,喃喃说道。

请大家记住我们最新域名地址2


Ctrl+D 保存到您的收藏夹,方便下次访问。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
You can see this page that you just entered the domain name is about to be unable to access, please remember the above the latest domain nam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