……今天的早餐是肉松、牛奶和鱼肉。

  “会的!”钱浅笑眯眯:“都过去了,一切都会越来越好。”

  可是剧组最能说得上话、帮得上忙的分明是他霍温言!余小雨想要得到角色不找他反倒去找翟樾,分明就是舍近求远,他绝不相信这丫头没想到这一点。

  她对着刚才想要杀死的宿敌,哭诉自己的无力。

  谭依珊能想到的,可以跟她分享快乐的朋友不多,一个就是漂泊在外四处旅游疗情伤的程娜娜,还有一个就是帮了她很多的同公司艺人余小雨,所以她第一时间给钱浅打了电话。

  适者生存的龙类世界对弱者容忍度很低,他们对“贵族”的理解来自于“力量”。显然,达丽雅不合格。

  某个时空的某个地方,总是和她“勇者莱塔娜”同时提起的“破坏者达丽雅”,她的生活是这样的。

  这是哪儿?莱塔娜皱眉走进去。

  “得啦!外面几百块就能买个不错的导航!你操心啥?”钱浅翻翻白眼。

  但他从小告诉自己必须冷静,只有无欲无求的战争器才能打败另一个战争器——是的,他可从没把莱塔娜当做对过,人家从头到尾是为了战胜龙首的魔王。

  胃被打开就好了……这下子她整个脑袋都埋进了食物堆里。

  因此大家都对来路不明的钱浅带着一分戒备,虽然没人敢光明正大的得罪她,但是也不愿意多跟她交往,谭依珊来之前钱浅一直保持着被半孤立的状态。

  “算我倒霉。”莱塔娜一巴掌拍到自己额头上:“带路,我自己去厨房找。”

  “你好!”霍温言客套的点点头,嘴里也说着官方客套话:“指导谈不上,业务问题可以多多交流。”

  “我不……”达丽雅回过眼神,努力忽略食物的香气:“我不吃。”

  达丽雅一愣,默默缩短了屏障的面积,又纠结着怕抵挡不住,还想着莱塔娜的话心里不甘,脸色露出小孩子一样的无措。

  毕竟她的过往实在难堪,她也不是很恨这个妹子,就是觉得看一眼,过去的悲伤就会趁虚而入把她包围。

  “那你怎么不把她留下,反倒推荐去别处了?”监制笑了。

  莱塔娜哈哈大笑。

  她点头跟着舞步,莱塔娜不断地绕圈,她就只好不断扭头面相镜子。

  跟7788一起关在系统空间的长空飞起来威胁的晃了晃,吓得7788立刻闭了嘴。

  “长老,她真的不行!您就算再喜欢她,不想想人类……好歹想想她会死在任务里啊!”第二祭祀苦口婆心。

  报告交上去,导演果然看都不看的放在一边,但是很微妙的,导演的态度似乎温和了许多。

  莱塔娜就凑过去慢慢瞧。她黑色的发丝很软很细, 被胡噜上去,一张苍白的脸因为终于暖和起来显出血色。她眼睛闭得很紧, 长长的下垂的睫毛就在下面投下阴影来。

  “行了!你别解释了!我坐地铁!”

  闷在家看了二十天的剧本之后,钱浅去了一趟张老师家接受辅导,张美清和赵金平,一个演技专家,一个摄影大牛,带着钱浅看了整整一天的电影,将赵安然的片子全部都看了一遍。

  “你说的没错!”谭依珊点点头:“以前我就是想不通。现在我想明白了,自己难过有什么用,别人又不痛不痒,还是得自己立的起来,才能把欺负过我的人踩在脚下,让他们都仰望我。”

  “对!你特有用,不光有全波段监控升级包,还有棋局升级包。”钱浅闲闲的白了7788一眼:“你说你那么爱下棋怎么也不长点智慧?!居然还敢忽悠我往谭依珊跟前凑?!主角光环是那么好蹭的吗?跟主角关系近你能保证不影响剧情?背了那么多回锅都不长记性。”

  她又长高了一点,那双看不起人似的眼睛变得温和了,有神自信,瘦削的身材也慢慢长了点肉,虽然不可能如何丰——神俊朗,也还能算个赏心悦目。

  这么不要脸的作风让本已经快要习惯她本性的大祭祀也仍然“……”了一下,才接道:“长老,此事事关重大,您不能因为自己的偏爱把人族的命运交给废……莱塔娜!”

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

警告 / WARNING

谁知道成人网址可能令人反感;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,傳閱,出售,出租,交給
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,播放或播映。



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, circulated, sold, hired, given, lent, shown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.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.